企业公告

《枝江酒•时光韵》序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时间:2018-05-08   浏览

      2014年的春节晚会上,一首“时间去哪儿了”的歌曲,像一声温情的呼唤,唤醒了每一位观众心中柔软的感伤。是啊,忙忙碌碌的众生,时间都去哪儿了?在我们停留在歌曲的写意中,思考时间去哪儿的时候,时间已在悄然流逝。但另一种声音从天边飞过来,嗡嗡地在我们耳边响起,告诉我们一个忘掉感伤的理由,那就是辛勤的蜜蜂没有时间的悲哀。

      像辛勤的蜜蜂一样劳作的是枝江的酿酒人。酿酒或者酿蜜,都是时间积累的精华。从1817年谦泰吉槽坊到今日名满天下的枝江酒业,凝聚了一代又一代酿酒人的智慧。时间将“中华老字号”的荣光闪耀在长江分枝的地方,使这个拥有特殊地理位置的县城因酒而闻名遐迩。“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道路多宽广,朋友来了有好酒…….”你很难想象,战争年代人们心中的美好图腾就是现代枝江的模样。有好酒的地方,注定了会诞生许多传奇,也会赋予更多的诗情画意。枝江酒报就是这份文化写意的载体。从它的诞生到现在,已走过十余年,这期间,枝江酒业又先后编辑或公开出版了《百年老字号》、《今朝有酒》、《把酒问枝江》、《楚天神曲》和《日月生香》。这几本读物,分别记载了枝江酒业在不同时段的发展历程,连贯起来就是一部“中华老字号”的成长史。如果说上述读物是枝江酒业真实的厂史读本,那么,枝江酒报的“谦泰吉文苑”一篇篇优美的短文则是点缀在时光轴上的珍珠,透过它们,看到枝江酒在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带来的诸多感动。枝江酒,那么诗意地伴随着我们,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感动的文字也和酒一样,有着穿越时空的醉人的力量。

      2012年4月,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赵瑜、湖北省原文联党组书记韦启文、著名作家李华章、蒋杏等应邀到百里洲参加一个文化交流活动。在枝江国际大酒店晚餐时,服务员为客人酌上枝江的“天之韵”,并向客人介绍这是枝江酒业的新产品。赵瑜说:“这是蒋红星董事长为人类做出的新贡献!”。赵瑜对枝江是熟悉的,为了写《革命百里洲》,他先后用五年时间,在枝江及百里洲采访调研。在他的这部获得“鲁迅文学奖”的报告文学作品《革命百里洲》中,有对“谦泰吉”后人的简单介绍。在《日月生香》一书的封底,也有赵瑜的这本书的独到推荐:“文人墨客以酒作题,既无可逃避,又往往书写不佳。美酒令人神智飘忽,因而落笔殊难细密。作家陈宏灿和张同君将虚无酒兴与真实历史联结起来,把美妙幻觉与严酷生活捆扎一处;以《日月生香》为名,考钱柜娱乐注册酒事,推演出一场社会经济活剧,吟唱了一部人生命运长歌。”这年8月,著名作家刘醒龙、刘益善、李鲁平、易飞、评论家刘川鄂等应邀到枝江酒业做客。品酒自是必不可少的“仪式”,在公司党委书记张华的陪同下,他们一行在酿酒车间品尝原酒。这是一群不胜酒力的文人、学者,点滴品尝,令他们表情各异,甚是可爱。与刘醒龙同为湖北省政协常委的枝江酒业董事长蒋红星那天也刚好从北京归来,好朋友相见,免不了好酒盛情,但那天酒没有喝多少,却是清聊之间情真意切。“谈笑有鸿儒”是那天午餐的真实场景。“独贤妙知己,一醉天地痴”,是刘醒龙在枝江的感悟,也是他留给枝江酒业的最珍贵的礼物。中国虽是产酒大国,关于对酒的感悟,却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噢,一杯/斟酒它,告诉我,它是酒/若我能在光明里喝/我绝不在暗处/我醒时穷,醉时就是富翁…….”这是阿拉伯诗人阿皮诺瓦士的诗。这种妙悟不是逃避生活,而是一种享受体验,更是一种品味境界。读这种文字比饮酒更有趣。人们回忆大唐盛世,会自豪地讲起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杜牧等一大串响当当的名字,很少有人记得唐朝的GDP是多少。说明留承文化财富远比物质财富重要。今天,我们选编这本《枝江酒,时光韵》的初衷,就是要让人们知道,枝江酒背后的感动以及这些感动的文字留存。时光还在不停地朝前走,稍作停留,在这本不厚也不薄的读物中,找寻到我们曾经逝去的时光,会别有一番韵味在心头。驻足,是为了更好地朝前走,你可以不饮酒,但谁也不会拒绝有韵味的生活和诗意的心胸。


第一章:独贤妙知己

枝江酒道在平和

万物皆有道,酿酒饮酒亦讲道。

    有哲人说:“酒平和,心平和。”这是我所知晓的对酒魂与心灵关系最有见地的布道。自先秦发端,“旨酒思柔”。柔者,平和也。这足以诠释人们须臾不可或缺的那晶莹液体的真谛。

    平则近、和则兴。唐朝大诗人李白,斗酒诗百篇,并非酒的狂烈令他燃烧了激情;而恰好相反,是酒的平和魅力弥漫,才让这位浪漫飘逸之士给中国留下了《将进酒》、《蜀道难》等近千首不朽诗篇。而西方人是啤酒和葡萄酒最痴迷的拥趸。诸位可知否?世界杰出的剧作家莎士比亚,同样是致情适体的玉液,酿就了这位优雅绅士的宏阔才情,于是《威尼士商人》和《哈姆雷特》等八部悲喜剧,像涓涓溪流滋润着世界的心田。

    目前中国有近万种期刊,《特别关注》期发行量400万份左右,位居前列。有人为自谦“憨佗”的该杂志社社长书打油诗:“三国水浒下酒菜,畅饮枝江一吨多。撰写人生卷首语,闻名遐迩粉丝众。”问他文思何来?答曰:“平和枝江酒助兴也。”

    蛇年招手时,我们前往枝江采风。

    我游览过秦始皇兵马俑,那举世无双的雄伟布阵,令亿万地球人叹为观止。可是没料到,当我这次探秘占地数千亩枝江酒业,像朝圣般驻足于5000个酒窖、5000个酒瓮面前时,仿佛听到静謐的它们在默念:咱们也要像兵马俑那样,耐得住岁月的寂寞,淡然地修炼养性,气息均匀地蓄精,唯此才能生发跨越时空的隽永……

    地方志载:江汉平原最西端有个千年古镇,因“长江自此分枝”而得名枝江。早在清朝,此地已是“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酒镇。而那绵延数里的酒幡,猎猎作响近200个春秋后,如今更是拂香九州。

    长江中上游,北纬30度一带,丘陵起伏,四季植被茂密,轻雾蒙蒙,又得益深藏地下的清澈甘霖,自然成为酿酒福地。而内秀的枝江,因此增添了地球上任何经纬处都不可能有的湿度、温度、雾度的精妙融合。于是充盈在空气、地面、水中看不见、摸不着,用每秒运行亿万次计算机都无法计量的有益微生物,还有奉献于此的两位中国白酒酿酒大师,就叠加出枝江酒独一无二的天时、地利、人和。

    采风的第三天,我走进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一间简朴典雅的办公室,拜访了董事长、白酒专家蒋红星。这位即将触摸年收入100亿元的中国大型白酒企业的领袖,脸庞清秀,儒雅从容。从跟我握手、请我入座、娓娓而谈等细节中,他给我的印象就是“酒国”的温顺使者。他说,酒的甜与辣、爽与烈,与不同地域不同人们的消费习惯相关。浓香型枝江酒,每年有五六亿人次举杯品味,这正是“酒品谦逊,与物不违忤,人皆钟情之”的理智选择。而我的解读,是他性格的平易,把酒的放肆带入了安逸。

    故曰:平和的人,厚德载物;平和的酒,亦可载人。

    那天,我们走进枝江酒业三车间参观。车间龚主任酿酒20多年,一个酒汉子,豪爽中稍显羞涩。见我们对蒸馏罐里舒缓流出的琼酱,专业术语称之为“基酒”,充满了好奇,于是他接了几小杯,请我等鉴赏。这种72度基酒,简直就是没有点燃的火焰。品尝时,我原

以为嗓子会刺得冒烟,是紧皱眉头慢慢呡下去的。哪知竟像甘泉,咽喉润滑,满口清醇,情不自禁脱口称赞:“好酒!好甜!”

    酒道守和,信奉不狂不妄不邪。

    闲暇间,我在枝江酒业广场溜达,只见一位老者从临街门市部走出来,手提枝江散装酒,依偎着电动摩托车,悠然自得地仰起头“咕嘟咕嘟”喝了起来。我惊讶上前轻问:“老人家,您今年高寿?”答曰:“七十有余。”“您怎么不回家做几个菜再喝?”“嗨,我喝枝江酒50年了,知道这酒的脾性,微甜清爽。老弟别见笑,我等不及,就当街喝上了,这叫气定神闲。”

    老人还告诉我,爱喝平和枝江散酒的老百姓人数众多。我心生感慨:平则近民,民必归之矣。

    事后,我向蒋红星讲述广场上老人举壶品酒的见闻。他一脸微笑:“不瞒您说,我的父亲也是在公司门市部买散装白酒喝。说是爽朗不打头,我只好依他。”

    细细揣摩两个微故事,何为名酒佳酿?其实价格高低并不是最主要的标准。而饮酒人的舌感、喉感、胃感、脑感均祥瑞舒适,就是好产品的通行证、放心产品的检测仪。

    酿酒饮酒,平和至高、平顺至美、平安至佳。做人处世之道,何亦不是如此呢? (东禾)